遵道行义,赤魂贤


遵道行义,赤魂贤
遵道行义,赤魂贤

半月刊记者李静雅刘志强

走在贵州遵义的大街小巷,经常出现“循道而行,秉公办事”四个大字。“道”指的是宇宙之道,“义”指的是世界之宜。“道”是否正确,取决于“义”是否恰当。

据考证,遵义最早见于唐贞观,原是亳州的一个县名。近代以来,遵义之所以出名,不仅是因为1935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这里召开了举世闻名的遵义会议,铸就了“历史转折,出人意料的胜利”的不朽丰碑,更是因为一代又一代遵义人继承了“遵循道路,秉公办事”的精神密码,在3076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生动地诠释了这座城市不屈不挠、自强不息的精神。

“红军菩萨”

在贵州北部遵义,大娄山山脉从西南向东北延伸,乌江和赤水河从两侧流过,形成地形起伏的险要地形。

遵义老城区紫音路96号,临街而立,砖木结构,中西合璧。86年前,遵义会议就在这栋楼的二楼举行。在这次会议上,中国共产党纠正错误,进行创新,重新认识革命道路,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,标志着党在政治组织和军事战略战术上的逆转和成熟。

1935年1月,红军攻占遵义。入城前,红军总政治部下发专门文件,要求红军战士严格遵守纪律,秋季不准对群众犯罪;同时大力提倡红军不收苛捐杂税,鼓吹抗日。当红军部队出现在遵义市边缘的丰乐桥桥头堡时,大批居民在喧闹的鞭炮声中挥舞着三角旗,热烈欢迎红军部队入城。

“红军不打人,不骂人,把地主的粮食和房子分给人民。我觉得这支队伍很好,愿意跟随红军。”在遵义参加红军的李广,临死前回忆。他中午参军,下午为保卫正在市里召开的遵义会议而战斗。

"遵义人坚信红军是穷人的队伍."遵义长征学会常务副会长黄说。为此,很多遵义人带路,给红军发信息、扛担架,有的给红军打印文件、布告、宣传品,给红军修枪,有的自愿加入红军。

桐梓县100多人日夜为红军碾米20多万公斤,10多名缝纫女工和几十名辅助女工自带缝纫机为红军制作3000多套制服。电力公司职工焦受红军宣传感染,瞒着老板偷偷给红军送去100多公斤漆包线,解决了部队通信配件紧缺的燃眉之急。

红军山上的“红军菩萨”李静雅/照片

红军与人民和睦相处,在当地留下了许多感人的红色故事。时至今日,在遵义的红军山上,一尊红军军医手持“干将”(即被反动派压榨,即将被压榨干的人)和喂药的塑像巍然屹立,游人络绎不绝前来纪念。“红军菩萨”的传说被遵义人津津乐道。

“红军菩萨确实有自己的人。”黄说,红军长征到遵义时,发现这里的“干将”缺医少药,这与红三军团第五师第十三团卫生员龙思泉以高超的医术救治村民,挽救了许多生命是分不开的。有一次他出去治病救人,回来发现部队已经执行了紧急任务,在追兵的时候被敌人打死了。村民们含泪为他下葬,并为他命名为“红军墓”,经常前来祭奠先烈

走进习水县土城镇四都赤水纪念馆,仿土墙上画着红军长征时的标语口号,让人感觉回到了那个时代。1935年1月至3月,毛泽东指挥红军四次渡过赤水河,把前来围剿的国民党军队远远甩在后面。

这里有一组惊人的数据:长征开始的时候,红军指战员和战士每三个人就有一支步枪,每支枪不到50发子弹;轻重机枪,平均每挺机枪300发左右。湘江大战后,军队弹药所剩无几。到达遵义地区后,平均每枪只剩下三发子弹。

这时,国民党的四十万军队迅速被包围了。红军以“一枪三弹”的装备,几乎赤手空拳地与配有飞机和大炮的敌人作战。贵州深山密林,自然条件极其恶劣,每天都要面对恶劣的环境和粮食短缺等生死考验。

如果你问,勇往直前的勇气从何而来?答案是:信仰。一位跟随红军行军560天的英国传教士写道:“中国红军惊人的热情,对新世界的追求和希望,对自己信仰的坚持,都是前所未有的。”

今天沿着习水县土城古镇老街走,经过女红军街的小巷,就到了一个渡赤水河的渡口。远远望去,桥上飞起,当年的乱石坡早已丰饶繁华,人们安居乐业。

红军三渡赤水的渡口位于人怀市茅台镇,酒满为患。当时赤水河旁发芽的黄栲树,如今枝繁叶茂,旁边耸立着一座纪念塔。赤水河两岸有很多建筑。2015年修建在河上的虹影桥是仿照红军过河时踩在木桥上的

吱呀作响。

红军百折不挠的信念成了遵义人的精神信仰。在四渡赤水纪念馆,一支由退休老人和纪念馆工作人员组成的艺术团,每到周末和节假日都会演唱《长征组歌》,保留曲目是《四渡赤水出奇兵》。

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,赤水河(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)

桐梓县九坝镇山堡社区,86年前红军在这里战斗。山堡社区海拔1380米,过去是苦寒之地,碰到不好的年景,老百姓只能外出逃荒要饭。57岁的山堡社区居民杨道前,早年靠拉废旧房屋材料到重庆贩卖为生,去重庆要一两天才能到。如今,路修通了,重庆来山堡社区一路高速,2小时即达。凉爽的气候、植被繁茂的生态环境,加之浓郁的红色文化,使这里变成了“聚宝盆”。

“红军虽然离开了,但把艰苦奋斗、努力拼搏的精神留在了这里。”杨道前说,“大家都知道,只有加油干,才有好日子过。”

从头越

位于遵义汇川区和桐梓县交界处的娄山关,是大娄山山脉的主峰,海拔1576米。娄山关上千峰万仞、重崖叠峰,自古被称为黔北第一险隘,素有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之说。1935年2月下旬,红军攻占娄山关,取得红军长征以来的首次大捷。毛泽东在诗篇《忆秦娥·娄山关》中写下:“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迈步从头越”。

红军每到一地,都要开仓济粮。“太阳出来暖洋洋,红军来了不纳粮。又分钱来又分米,‘干人’有了救命王。”鱼水情深的故事至今在这片红色土地上传唱。“共产党人就是要为群众谋福利!”这份承诺重若千钧,也是始终摆在中国共产党这个百年大党面前的考题。

播州区花茂村,过去叫“荒茅田”,直到世纪之交,这个贫困荒芜的村寨还是处处土墙茅草房。“外面风有多大,屋内风就有多大”,在村民王治强记忆中,每年冬天村民都要在家中的墙上钉杉树皮来抵御寒风。

贵州遵义正安县吉他广场,这个县每60 个人里面就有1 人从事与吉他相关的工作 (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)

增收难、留人难、村容差,深深的贫困曾让“荒茅田”的年轻人一波一波出去闯荡。20世纪80年代初,王治强就到省外打工,奔波了30多年,回来后,发现家乡变了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村里修通了几条大道,一栋栋民居拔地而起,一座座温室大棚林立田间,一条条通村路、串户路连接着家家户户。

柏油路、小青瓦、转角楼、白粉墙、雕花窗……“荒茅田”变成了花繁叶茂的花茂村。产业进来了,游客进来了,王治强回到家乡开起了“红色之家”农家乐。

到过桐梓县黄莲乡,就不难理解“为啥这里的百姓都想往外奔”。一年中8个月阴雨连绵、大雾笼罩,3个月大雪封山、无法出行。

在道竹村村民孙文财记忆中,去学校要走4小时山路,最近的集市要走6小时。“一双解放鞋,磨掉了一半,露出5个脚趾,放学回家的路上冻到失去知觉。半年出去赶一次集,就为买点盐巴。”

精准扶贫政策让黄莲乡换了人间:10条通村路、17条通组路串起村村寨寨;方竹、蜂蜜、中药材等山珍产业红红火火;30多家乡村旅馆、农家乐风生水起生意兴隆。“苦甲之地终于尝到了甜蜜的滋味!”

据统计,党的十八大以来,遵义市累计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51.38万人,先后实现8个贫困县脱贫摘帽、871个贫困村出列,告别千年绝对贫困,实现了亘古未有的新转折。

“坚定信念,实事求是,独立自主,敢闯新路。”遵义市委书记魏树旺说,遵义会议精神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宝贵精神财富,也始终是遵义人民战胜困难、走向胜利的精神力量。

分享到